当前位置:主页 > 移动观察 >封路扰民?大阪马拉松记行:一场全民投入的盛会 >
封路扰民?大阪马拉松记行:一场全民投入的盛会
上传时间:2020-07-04点击:743次

►大阪马拉松记行:日本精英为何跑不赢肯雅选手?

跑马拉松在香港是很悲壮的事,天未光便要出门口,沿途只有高速公路、隔音屏障、连二连三的隧道和大桥,几公里后才碰到两、三个打气的义工。

「风萧萧兮易水寒、壮士一去兮不复返」,你只听到风声、脚步声和自己的心跳声。

快到终点的铜锣湾路上,大多数市民不会鼓励你,不会瞄你一眼,只恨不得比赛快些结束解封道路,因为这场马拉松,从来是跑者自娱的活动,与一般巿民无关,也不需要有关。

事实上,大多数跑者已习惯了这种安排了,经渣马多年的调教,反而觉得迟起步才是奇怪,最重要是自己的成绩,赛道风景是其次,其他东西更加是无关痛痒。

我也是最近才明白,渣马目前早出发、跑公路的安排,用博奕论的讲法,其实已是Nash Equilibrium,既然大家觉得无问题,这种香港特色,的确没有必要作大改动的。

封路扰民?大阪马拉松记行:一场全民投入的盛会 photo credit: 庄晓阳

马拉松在日本、大阪,当然与香港很不一样了。马拉松,参与的岂止是2万8千名跑手?还有他们的家人朋友、大阪全体市民。大阪把一场极扰民的活动,变成全民都可投入的盛会。

数十万大阪市民如看烟花、节日祭典、等待大明星一样,一早已挤在赛道两旁观战、喝采、鼓掌、摇旗吶喊,甚至当去舞会一样悉心化粧打扮。

封路扰民?大阪马拉松记行:一场全民投入的盛会 photo credit: 庄晓阳

商铺不会嫌马拉松「阻住」做生意,更视打气为宣传的好机会,大家穿上制服,举起大旗为跑手打气。

请不要忘记带照相机,大阪市政府把最有特色的街道、最美的城市景观留给你去跑,由起点的大阪城公园、御堂筋大街、道顿堀、中之岛、难波商圈、通天阁一带、住吉的老区等,串连起各个不同的社区,让你半天用双脚游遍整个大阪。

没有一寸路让你感到孤单。无论是老婆婆、妈妈、小孩子、花枝招展的少女,只要你伸出手,他们都会Give You Five。除马拉松比赛外,又有那一天,可以让你公然摸摸无数只关西美女的纤纤玉手,而又不会给女朋友或太太扭耳仔呢?

封路扰民?大阪马拉松记行:一场全民投入的盛会 photo credit: 庄晓阳

鸣枪前,请把所有Gel、Bar、绑满火箭的腰包全部弃掉,因为大阪人不容许你肚饿。跑过半马后,两旁的大阪市民自发準备了各种食物,糖果、朱古力、曲奇饼、啫喱仔等等,倒满半个小纸箱,伸出赛道方面路过的跑手取。

封路扰民?大阪马拉松记行:一场全民投入的盛会 photo credit: 庄晓阳

我原本打算每款食物都拍一张照片,顺便也要嚐一口,但跑到30多公里终于明白这是mission impossible,因为热心的大阪人实在太多,相机的电已挂掉了!我吃过糖、朱古力、啫喱仔、橙、柠蜜、饭团、可乐、啤酒、绿茶……我已没有额外记忆卡及相机电池。

但最夸张是32公里,大会设的食街,食物全部由当地商会赞助!说是食街一点也不夸张,连绵五十米长的餐枱,如自助餐般丰富:铜锣烧、包了不同馅的小卷、豆腐皮寿司、酸甘笋、白萝蔔、水晶豆沙饼、类似泡芙的甜点、曲奇饼、草饼……食物种类较Medoc马拉松更多!(Medoc也只是有蛋糕、芝士、饼乾、牛排、生蚝与雪糕)。

由街头吃到街尾,肚子吃得涨鼓鼓,足够撑到晚上才肚饿。

封路扰民?大阪马拉松记行:一场全民投入的盛会 photo credit: 庄晓阳

跑大阪之前,我根本没有想过,马拉松也可以弄一条食街,给大家尽情地吃,停一停快乐补给。

外国比赛吸引,正正因为有这些别开生面的安排和体验,香港主办者、主流跑者、社会和媒体,往往是不明白现代城巿马拉松比赛,不再是给精英的类奥运比拼,而是一个让大家享受的城巿盛会。所以,香港渣马才会闹出「禁止跑者拿民间补给」这种的笑话。

大快朵颐期间,看到有个穿上红色「会计师公会」背心的香港跑手,目无表情一直缓缓跑,掠过整条食街没有停下。吃饱后不久又再追上他,顺便问他一句:「香港人,咁多嘢食,点解唔停低食下咁嘥呀?」他说:「唔食啦/饱啦(大意如此)。」

这位仁兄不太好运了,遇上我这些好管闲事的无聊人。从他不耐烦的表情,心里应该在痛骂我:「吃不吃东西关你屁事?」

封路扰民?大阪马拉松记行:一场全民投入的盛会 photo credit: 庄晓阳

对某些人来说,马拉松只是一个比赛,尽快跑到终点是唯一终极目标。以这种态度跑香港渣马相当正确,但用同样的态度跑大阪,是否有点可惜呢?

争标的、拼Sub 3成绩的,固然不会停下来吃东西啦,但跑四、五、六小时的跑友,若不下来见识这条食街,也实在枉跑大阪马拉松了。以小林尊竞食热狗的方式,品嚐大阪流动的飨宴,是否有点可惜?

封路扰民?大阪马拉松记行:一场全民投入的盛会 photo credit: 庄晓阳

大阪是我第十七个海外马拉松比赛,也是首个日本的比赛,由expo到完赛一刻,都教人异常兴奋和惊叹,当刻的感觉和体会,直至今天仍是相当深刻。类似兴奋和惊叹,只有第一次跑欧洲城巿、Medoc马、波士顿马及东京马的expo才会有。

看比赛的安排细节、看观众怎样打气、看大会安排甚幺类型的打气表演,也可以让你了解多一点日本社会及日本人的观念。

我不止一次看到有人举起「完走」的牌鼓励跑手,令我想起早一天让跑手取号码布的马拉松展览,有一个摊档以庙作设计,并设了一尊大阪通天阁的守护神Billiken。庙外挂了一排写上「完走」的灯笼,还有「完走祈愿」的小牌匾,让跑手摸摸Billiken的脚,祈求在神明保祐下顺利比赛。

封路扰民?大阪马拉松记行:一场全民投入的盛会 photo credit: 庄晓阳

在32公里,放了一尊跃跃欲跑的小神像,让跑过的跑手揑揑神像的脚板。

我在欧洲、摩洛哥、土耳其、泰国的马拉松,从来看不到马拉松有基督教、伊斯兰教、佛教等宗教色彩。稍为接近的是美国马拉松,有些大型比赛会在起跑区附近搭一个帐篷作临时教堂,让虔诚的跑手不会因跑步而错过做礼拜。

完走马拉松,在日本不是单讲个人意志,更重要是神明的保祐。无论日本多幺先进及现代化,传统宗教观念仍牢牢地植根。

每个水站、食物站都是井然有序,抛在地上的垃圾很快被分类清理好,方便比赛后回收;欧美的城市比赛,总会找到跑手急不及待在街道或树下小便,当一个人这样做,其他跑手随之加入,我自己也试过不少,但我没有看到大阪跑手随处小便,大家都是乖乖地等永远不够用的流动洗手间,你有一种不敢随处小便的压力。

大阪跑的每一步都是享受,除了在天堂,那里可以找几十万人为你欢呼?巴鲁坦星人与你一起跑,动漫人物沿途为你打气,如走在超现实的世界,如在云端飞跃,期待下一个街口的风景,我甚至不想完成这个比赛,不想让这场飨宴完结。

沿途还有无数个音乐表演,碰到触动心弦的我都会停一停,拍照后向他们鞠一个躬,说一句「arigatou gozaimasu」,感谢他们认真落力的演出。

我永远不会忘记第41公里,大会安排了几个高中女生,唱带点伤感的骊歌,提提你:大阪马拉松快结束了,我们要等明年才相见。

封路扰民?大阪马拉松记行:一场全民投入的盛会 photo credit: 庄晓阳

换了在欧美,这里会放一支劲乐队,让你爆发最后一股力冲线。我停下,预备用仅余的相机电拍下这个表演。唱主音的女学生忽然走上前,向我伸出手,我也伸出满是盐结晶的手与她握,她向我鞠一个躬后,回到咪前继续唱歌⋯⋯

此刻流下的,不是汗,而是泪水。

马拉松,原来可以充满爱。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猜你喜欢